??变味的租房“生意经”

??有了网贷后,租客短期支付能力提升,长租公寓等中介就能够肆无忌惮地“抢房”了,房主看此情形,自然就会涨租金。

??李宇嘉

??过去我们很单纯,认为租房就是业主与租客对等交易,中介只是撮合交易。包括线下看房、签合同等,中介提供的只是居间服务。怎么也没想到,中介会和P2P扯上关系,一门简单的租赁生意,居然做成了复杂的金融游戏。本想靠租房实现“美好生活”,居然陷入了精心设计后悄悄布下的金融圈套。近日,“到底房租有没有暴涨”、“到底谁推高了租金”的讨论正酣,长租公寓第一雷平地而起。事实让雄辩平静,解剖这一案例,租房为载体的金融游戏大白天下。

??你以为只是签一份租赁合同吗?其实不然,这是一份网贷分期付款合同。别看互联网金融平台不咋景气,但在租赁领域可是香饽饽。一则,相比传统网贷看不清的底层资产,年轻人租房是真实需求,也有分期付款的诉求。“押二付一”模式下,客观上融资有必要介入;二则,有租客押金担保,跑了和尚跑不了庙,加上额度不算大,风险可控。于是,收益率(1%-2%)连余额宝都跑不过的租赁市场,嫁接互联网金融的玩法后,中介和网贷一联手,盈利机会就创造出来了 。

??对租客来说,支付的所谓“租金”(网贷分期付款),不仅包含网贷利息,还有租金,实际承担压力并不小。稍加思考,不难看出中介和网贷联合下套割韭菜的套路,也不难理解这样的模式对自己很不利。但为何,年轻的租客们还会选择呢?这就与当前部分年轻人的消费模式有关了。近期,央行《2018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》显示,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还的额度756.7亿元,相比2010年增长近10倍。超前消费理念下,不少人享受花钱快感,却压根还不起钱。

??盛行互联网的当下是个好时代,又是个坏时代。朋友圈里,大把人整天在晒消费,“用明天的钱,圆今天的梦”,“活在当下”,很多人接受这样的理念。2018《中国养老前景调查报告》中提到,35岁以下的年轻一代,平均每人每月储蓄只有1339元。就像信用卡消费“不花钱”的酸爽一样,“押二付一”的模式下,高额的房租和押金确实有压力,申请网贷以后,短期的压力小多了,至于多花了多少钱,留给明天吧!“花钱一时爽,还款火葬场”,超前消费刺激年轻人不断投入火坑。

??问题是,这种只看当下的观念,助长了别人害你的心思。既然有了网贷后,租客短期支付能力提升,长租公寓等中介就能够肆无忌惮地“抢房”了,房主看此情形,自然就会对租金待价而沽。再说,有了贷款,高租金就被分摊了,压力也就拖后了。中介、网贷、房东和租客四方形成的闭环中,租客自然会按时付租金,只要中介和网贷都不发生问题,这个链条就不会断裂。

??但恰恰,空手套白狼的中介不安分。这次长租公寓“第一雷”中,涉事中介破产了。照理说,租客申请分期付款后,从网贷平台出来的一次性12月的租金,随即进了中介口袋。而在业主那一边,中介只需要按季度付租金,剩余的资金则截留下来为己所用。如果不是吃了喝了、炒股、卷款跑了,单单拿去扩张新房源,是不会沦落到破产境地,因为新的房源又有了新的现金流。如果破产了,那资金一定被非法挪作他用了。这也恰恰是当下行业监管上的巨大漏洞。

??2016年,国家要大力扶持租赁,笔者当时供职的机构承担了一个课题,研究了一系列鼓励租赁的创新,比如监管创新、模式创新、融资创新。但后来,却发现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未回答清楚,到底谁来监管这个行业呢?单单行业定位,就吵了半天,最后才认定为租赁属于生活服务业。更进一步,谁来监管呢?工商、建设、房管、消防、民政、人口和市场监管等,貌似都有管理义务,但谁牵头管理这个费力不讨好的行业?当大家还在争论的时候,市场需求和租金水平还都搞不清楚的时候,早就嗅到红利的长租公寓,已火速行动起来。短短3年就发展出2000多家租赁机构。现在,租赁与互联网、P2P、私募融合起来,监管难度更大了。

??(作者系资深地产研究人士)